手機版 收藏
首頁>人文財經>悅讀

思憶抒懷

響在心頭的爆竹聲

來源: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:2020-01-06

  丁利

  回到老家大段河畔過年,除夕夜,我總是獨自繞到老宅后身,透過黑黢黢的夜色,久久凝望大段河北岸那個燈火點點的小屯。我耐心等待來自那里的聲音,當小屯辭舊迎新的爆竹聲劈劈啪啪爆豆一般點亮夜空時,我幾乎站不住腳,看著、聽著、走著,眼淚不知不覺爬滿了臉龐。

  與這個小屯的情結,源于我的父親。這個叫張木斯的無名小屯,它就在我家鄉大段河的北岸,最遠不過五里路,家鄉在南崗上,那個小屯在北崗上。彼此的輪廓都看得清清楚楚,村里長著幾棵大樹,牛羊的出出入入都一目了然。

  清晨,早起的人隔河相望,能聽到那個小屯牛羊的叫聲和放牧人的吆喝聲。除夕之夜,張木斯小屯燃放鞭炮的時間,總是晚于我們屯大半個點,也就是在我們屯接財神的鞭炮聲漸漸平靜時,才傳來張木斯小屯那一陣陣此起彼伏的爆竹聲。那時,我常常想這兩屯是血脈相連的。

  兩屯中間有條不深不淺的大段河,夏季水草茂盛,飛鳥長鳴。在那白亮亮的河水和綠油油的蒿草中,偶有農人騎馬,水花四濺的從南岸跑到北岸去;或三兩個半大孩子擺著小漁船,撒著魚網,從北劃向南來。河水干涸時,就有條彎曲的土道把兩個村子緊緊相連。

  真正認識張木斯這個小屯,是我十幾歲時。那時,父母常趕著車,帶我們到張木斯屯北側的草場打拾柴禾。有幾回中午沒帶飯,父親帶我們到張木斯他朋友家吃飯。那個人叫王福,我們叫他王叔。他長著一雙大眼睛,臉膛黑黑的,是當時的小隊會計,原與爸爸是同行。

  他全家人待我們非常熱情,記得在他家吃過兩次飯,主食都是白面餅,那年代只有過年才能吃到細糧,我每次都吃好幾張,王嬸那餅烙得實在是太可口了,薄薄的層、黃黃的油、香香的味,現在想起來依然是美味無窮。

  那時,我父親由于工作認真,得罪了村干部,大隊會計一職被拿下,不適農活的他放下“鐵算盤”,拿起了沉重的鐵锨,八口之家生活極度貧困。漸入低谷的家庭,別說朋友,就連直近親屬也都無影無蹤,常來我家做客的也就張木斯屯的王叔和張叔了。人遇難時,有朋友來與你推心置腹地交流,是一大幸福。父親閑著的時候,也常去張木斯屯,會會莫逆之交的王叔和張叔。

  后來,我長大了,上學、工作都在城里,但每次回到家鄉,我都向父親打聽兩位叔叔的情況。噩耗先后傳來,三十年前體弱多病的張叔病故了;二十年前,身體健壯的王叔也因患腦溢血走完自己的人生。

  每每回家過年時,除夕之夜,我還是情不自禁地站在屋外聆聽張木斯屯傳來的鞭炮聲。果真還是如此,還是遲半個時辰,那不絕于耳的爆竹聲才開鍋一樣響起,久久地響起。每一個節奏、每一個炸響、每一串長鳴,對我來說都是那樣的熟悉、那樣的親切、那樣的快慰!

  此時此景,那村莊和兩位叔叔的模樣又浮現在我的眼前。

  三十年后,當了記者的我,有幸來到張木斯屯采訪一位考入哈工大的大學生,是我主動來的,因為這個小屯對我有恩。我用攝像機拍攝了這個古老的小屯,拍攝了這個培養出兩個大學生的清貧之家,并主動聯系社會各界向這個貧困之家伸出溫暖的手,獻上真摯的愛。那個小屯走進了電視熒屏,我心血澎湃,又想起了王叔家那可口的白面餅……

  那年春天,我聽說王叔的孫女結婚,我不請自到去這個小屯喝喜酒。見到城里的記者,這個小屯乃至王叔的兒子都有些吃驚,我握緊王叔兒子的手說:“當年,你爸和我爸是知心朋友!”他點著頭,依然驚喜得有些不解。好酒好菜一道道往上端,天雖冷,可我喝得渾身發熱。開席之前,我還把一杯酒撒在地上,默默地祭奠已故去的王叔和張叔,還有這個有恩于我的村莊。

  村莊還是那個村莊,草原還是那片草原。雖說時光過去了半個世紀,可兩位叔叔的音容笑貌依然縈繞在眼前,特別是王叔家的白面餅,還有張叔的自行車。

  如今,我的父母都被一年接一年的爆竹聲趕老了,也陸續去了天堂,他們相聚在那里,還會是同歡喜、共患難的知心朋友吧!

  每年回家過年,在除夕之夜,我都虔誠地等待、聆聽來自大段河北岸那個小屯的爆竹聲……

 。ǘ±,筆名一禾,編審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吉林省作協全委會委員、中國散文學會會員,吉林省白城市作家協會主席,《綠野》文學季刊主編。出版散文專著多部。有作品榮獲長白山文藝獎、冰心散文獎、孫犁散文獎等。)

0
相關推薦 >

中國財經報微信

×

國家PPP微信

×
青海11选5的开奖值 吉林麻将下载 分分彩计划APP下载 苹果捕鱼赚钱游戏平 黑龙江22选5开奖号码 什么是车联网怎么赚 3肖主一码默认论坛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查询牛彩网 36选7开奖结果黑 浙体育彩票6十1开奖号 期期准确提供生肖中特资料